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繁體中文 在线充值

小猫咪P酱部落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1258|回复: 56

[都市] 《妈妈的遗物》(个人重新排版)

    [复制链接]
  • 形象
  • 资料
  • 荣誉
UID: 12279
帖子:
精华:
   积分: 477
   威望:
   金币: G
   贡献:
   阴气: 摩尔
   点卷:
   阳气: %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2-9-14 00:14
  • 签到天数: 14 天

    [LV.3]偶尔看看II

       阅读权限:30
       在线时长: 小时
       注册于:2012-3-24
       登录于:1970-1-1
       当前状态:   
      编辑此人: 
    爱好级别: 变身爱好者 LV1
     

    发表于 2012-4-6 00: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分享到:

    想拥有最新最全的变身资源?马上注册吧!

    注册 已有账号?点击登录 或者 用QQ帐号登录

    x
    小说资料:
    名称: 妈妈的遗物
    作者: 未知
    类型: 其他或综合
    取向: 嫁人或伪BL
    篇幅: 短篇
    作品类型: 没有H
    小说简介:
    小说链接:

    源自香港的伊莉论坛,网上流传较广不过大多都是一行繁体一行简体的未排版版本,个人重新排版了一下,发上来。
    妈妈的遗物
            那天下午从学校开着车回家似乎很费力地行进,随着我沿着州公路的斜坡滑下。从期末考后的松懈能让人恢复精神,因为我在过去两个礼拜每天晚上都在熬夜,而折磨着我的头脑直到要被榨干。我在想我如何有办法这样,而是否我在某些散文之上恣意胡说会比较有任何的效果。或许不行,我对我自己说着。冬天已经到来,所以平常开车回家沿路缺少了风景就令人觉得很乏味。这些树没有了叶子而光秃秃的,以平常的眼光来看是不怎可爱。 沿着岸边开着,我注意到标志指出到我最后目的地的距离,此时我正抱怨着这天气。「总是该死地灰色。」我说着。最后到了州界让我宽心不少,随着近郊住宅区风景的出现,很快地约到达这个城市。 我下了高速公路且到了两线道往回走的路,我回转车子朝着我的城镇驶去。 我很喜爱花了三个礼拜为了耶诞节破晓而到家的事实。 我不顾一切地想要这样。约二十分钟后,我转入一小块土地,正希望是回到家了。
            轻轻地将香烟弹出车窗外,我将车开进自家车道。对于我的兄弟姐妹都在家的事实让我微笑着。 我坐在车内约一分钟,且想着我的父亲。这是第一次在耶诞节时没有他。 我从没有看到他打开任何的礼物或是在耶诞树上挂上星星。 我坐着并凝视着方向盘一会儿。 因为他的去逝使得家人首次聚在一起。 我慢慢地打开车门且打开我的后车箱来拿我的行李。 我我走到了前门,看到我的狗正在窗户旁等着我。 它们愚笨的脸让我感到温暖,如同我知道能够借着鞭打它们来抒发。 我放下我的行李且跟这两只玩了有一分钟,让它们舔着我的脸且伸出它们冷的鼻子碰触我的耳朵。 我听到我的兄弟姐妹在楼上争吵着天会知道的事,且在听着他们说话时眼睛转动着。
             随着我环绕着角落走进厨房,母亲的声音在叫着我的名字。我能够闻到在那儿有某些很棒的酿造酒。当她看到我时,她正站在火炉旁搅拌着肉汁。随着我穿过走廊,她微笑且给我一个拥抱。我注意到她身上的香水是多么地好闻,且评论著她还是多么地好看。她现在虽有四十五岁的年纪,却仍是一个很有吸引力的女人。时间对她来说并没有太多摧残且从外表上明显地看不出她的年纪。在我人生一半时间她都是保持着金发,我很惊讶地看到她再度将她的头发染成赤赭色。
            「天啊,很高兴看到你回家。」她说着。
            「是的,告诉我自己在那一团糟的考试之后,应该就要很高兴外出三个礼拜来点缀一下。」她和我都笑了。
            「你去找居昂一起疯狂一下吗?」她问着。
            「哦,当然是啊,但是到耶诞节后就不是了。他想要我留下来且多待两天,我回答他XX的有何不可。不管怎样我们从未常常见到彼此。」
            「嗯,今晚我做了你最爱吃的菜。」
            「老兄,感谢神啊,我正好处于饥饿状态。」我露齿大笑着说。
            「嘉尚与翠珊有计划要跟我们一起吃饭吗?」
            「我不认为如此,他们将要跟一些朋友去外面做些娱乐。」她解释着说。
            「哦,嗯…嘿,那就只有我们了?」我叹气着说。
            「看开一点啰。」
            当我的兄弟姐妹来找我妈妈要钱时,他们走进来对我说声哈啰,此时我看着他们大约一秒钟。在离我最后看到他们时相比,他们都已长得更大了,但仍然让我感觉跟以前一样的是他们都还在念高中。我们彼此简单地聊了一下,在我对他们说完再见后,他们往外冲去正在等他们的朋友所开的车子。我在桌子旁弄了两个位置并为了妈妈与我各倒了一杯酒。我们坐了下来享用着德州式的BBQ,在接下来的三十分钟内彼此倾倒出心里面的垃圾。我斟满了酒两次,在我们吃完晚餐后,我点了一根香烟。她看着隔间的窗户外,在某些时候看起来很孤寂。
            「你还好吧?」在她岁月摧残过的脸庞上,她看着我并匆匆瞥视着她的结婚带子。
            「妈,我知道,我也很想念爸。」我们有一阵子都说不出话来。
            「这是第一个没有爸在的假日,且我知道那伤得我们很痛,妈。」一行泪从她的脸颊流下,此时她将双手交叠放在裙摆上,我从椅子上慢慢地起来并用我的手臂去抱住她。随着我们的拥抱,她开始不能自己地啜泣。我必须为她变得坚强一点,她现在比以前更需要我。我们坐着并抱在一起,此时的时间似乎永无止境。她站了起来并转身面对着我,将她的手放在我的脸上。她擦干我脸上的眼泪,转身并走回她的房间。我站在桌子旁边,心情强烈地想要找到一个方法来减缓她的痛苦。过去几个月对她而言像是活在地狱一般。她过得不怎么好且沮丧渗入她的心内。丈夫是她的生命重心,而失去丈夫像是她的世界末日。他们是灵魂上的配偶,一见钟情且之后就闪电结婚。我走在门廊间且直看着这通到她房间的走道。我能够听到她轻声地哭泣。缓慢且步履沉重地爬上楼,我走向我的卧房。我躺在床上且祈祷着能给予妈妈力量来继续生活。明天是耶诞节,我告诉自己要做最好的一面。
            隔天早上我们去教堂。我能看到在妆彩之下,妈妈看起来是疲惫且蓬乱的。我认为昨天整晚她应该都在熬夜。在礼拜式结束后我们便在回家的路上。车子内我们四个人全都很安静。当母亲看着车窗外时,我正开着车。在将车子从私人车道开进车库后,我们全都走出车子。当我从耶诞树上拿下所有的礼物时,妈妈在煮了一壶咖啡。接下来的一个小时,我们打开礼物且争取赚来的钞票。我们不能隐藏我们全都不可靠的事实。我们抑制自己笑得更多且坐在一起,并讨论了一会儿,这是在我们人生中对我们而言是最难受时刻的一次。之后我们打扫自己肮脏简陋的小房间,在为一只肥胖的狗绑上一条红色的缎带后,当我的兄弟姐妹开始为着要去蒙大拿州滑雪而整理行李。而就是这样,他们再一次说着再见。我看见母亲注视着房子后院越过原野的池塘。我站起来走过去并碰着她的肩膀。她握着我的手而哭泣。
            「妈妈,我爱妳。」我低声地说着。
            「我不能再继续下去了。」她哭着说。
            「什么?妈妈,妳在说什么呢?」
            「我…我…我不能。」由于控制不住地啜泣她试着说。
            「好啦,妈妈,我会一直待在这里的。尊贵的妈妈,我可以为妳做任何事。」她有点震惊,而我紧紧地握着她。
            「谢谢你。我将比任何人需要你的帮忙。我比你以前知道的更爱你。」她柔和地说着。
            她几乎要累倒,此时我扶着她以防止她昏倒,这压力加在她身上实在是太多了。我搀扶着她到她的床上,并让她躺在被窝里,在我关心着她的睡眠时,她很快地睡着了。我就坐在她旁边,并拨开她脸庞上的头发。此时我低声地对她说声晚安,随即我便关上她的房门。整个晚上我几乎是在床上清醒地躺着,想知道她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我的兄弟姐妹并不知道她的沮丧程度,她从不会在他们面前表现出来。她一直告诉我为了他们,她需要坚强地撑着,表面上她似乎表现出自己处理得很好。奇怪地是,不论如何我都是她力量与感情的稳定源。一丝丝的雨轻轻打在窗户上,随即我便睡着。这应该是我最后一次在我的床上睡着。
            晚上我所做的梦是比以前梦过的更鲜明且真实。我醒来好几次且像照片一样记得梦中每一个片段。我梦到身在黑暗之中而被任何外在的温暖给环绕。虽不能看到任何东西,但有往前移动的感觉。一道划开黑暗的光笼罩着我,再来我就来到了白天。此时我在一间房间且里面是白色的。我感觉正往下移动。直接地往上看去,竟看到我的奶奶正在微笑的脸,从她的前额有汗珠流下。走过两扇门到达房间的底端,那里看起来像是一间教堂。朝着祭坛走去,我看到亲戚们都在微笑且直接地凝视着我。教堂内的靠背长椅装饰着缎带与花朵。随着我走得更靠近,我看到父亲的影像就在我眼前。他对我使了眼色,可以看到他眼里有泪珠。现场画面突然褪色起来,我又再一次陷入了黑暗中。唯一的光源投射在我的身体上。我听到一个婴儿在哭,随着我母亲生着我的画面投射在我的脑海里。我父亲看着我,他的脸上戴了一张面具。我躺在黑暗之中,感到燥热且疲惫,能量在身体内逐渐消逝。母亲从每个地方叫着我的名字要我振奋起来。我用尽最后的一丝能量,撑着身体站起来。在那一刹那,我猛然从床上惊起。身上盖的床单因为汗水而湿透。我揉揉眼睛看着窗外那从昨晚下起的雨还没停止。
            「真是不好,又一个糟透的日子。」我抱怨地讲着。此时我慢吞吞地起床并从房间内走到走廊。我看到母亲的门是开的。 「她必定是急着要出差。」我思考着。在拿起一杯果汁喝了一口后,我拿着垃圾走到外面的垃圾桶。我注意到她的车仍然放在家里。走回房子后,我走到母亲的卧房。她的手提包仍放在她的洋装上,且床单仍是昨晚弄乱的状态。我叫着她的名字,并没有得到回应。往后院看去也没有看到她。我再次叫着她。我判断她应该是在冲澡,但并没有听到任何放水的声音,因此我决定看看屋内。她卧房内的浴室空荡荡的,且在地板上橱柜的前面有她的衣物弄绉地堆在一起。
            「嘿?我想她应该是去教堂。」我走到她的梳妆台边,且凝视着我自己。
            「老兄,我看起来像是蠢样。」我转身向后走到门边,此时我觉得肚子里一阵尖锐地痛楚。我停下来,身体缩成一团并靠在梳妆台边。这痛楚让我很难受,我试着要在门边忍住它。
            一股热能波突然传遍全身。我试着要在门边借着用力收缩肌肉来再度忍住以克服。在梳妆台我边抱着双手手臂并曲着身体以抵抗这痛楚。这热能随着我要忍受的每一刻而增强。很快地一小滴汗水从我的鼻尖掉下。当我站着时,我那被汗水浸湿的裤子掉到我的腰部以下。
            「到底是他XX的怎么回事?」我支吾地说话。我的衬衫似乎变大了,且还蛮大的。这热度让人难以忍受,使得我脱下衬衫但却一直流汗。我看到镜中的我正在收缩变小。当我变矮时,在我身体内的骨骼似乎在爆裂且转变。约在一分钟的时间内,我少了18公分的高度。
            「老天啊!」我突然叫出来。在我视线之前,我身体上的重量消失了不少,在我的手臂、胸部与双腿上的肌肉正开始在收缩。我急遽地减轻重量。我困惑地站在那里,看起来像是14岁的老男孩。当我要擦掉手臂上的汗水时,手毛开始掉了下来。此时我摩擦手臂却看到更多的手毛掉落。往下看看我的双腿,它们变得没有什么毛。除了我的头发与阴部的毛外,我身体全部的毛发开始掉落。
            我抚摸着我的手延伸到全身,皮肤在汗水中变得很柔软且微微发亮。随着痛楚变得很强烈时,如同撞到膝盖一般。我的手臂正变得越来越瘦,头也变得更小。随着我目光盯着镜子看时,我的眼睛变大了。在每一支纤细的手指末端有修整完美的指甲。那光择因反射天花板的日光灯源而发亮。我试着要哭喊出来但却没有成功。此时触摸着我的脸只有麻木的感觉,且摸起来感到很光滑,因而我开始呼吸急促。接着我的腰感觉更痛,腰部两侧开始往身体内拉,而往后跌倒在地。随着我的髋骨从身体内部被往外推出时,我的骨盆开始变宽以便符合新的器官。
            这时我的屁股也开始变得收紧翘挺。往上拉拉我的头后,我能看到双腿变得纤细且修长。我的脚掌只剩原来的一半尺寸。在我跨下间的阴毛变成些微地稀疏。此时我仍然能感觉体内的骨骼在转换中。突然地我的跨下如火在烧一般。我的阴茎变得更小且有点粉红色。阴茎的龟头开始朝着根部往内拉。随着我因痛楚而哭喊着时,我阴囊与睪丸的尺寸正在缩小。它们经由一个全新的小穴缩进我的身体。
            「他XX的糟糕,我的阳具!」我尖声地叫着。我的喉咙因吼叫而变得很痛。它变得很紧到要拉成一点以致于要说话是不大可能。我的睪丸往外移出而进入我腹部的两边,随着它们正在转为卵巢而改变功能与外型。我的男根正快速地消失。在我眼前,龟头拉向我身体经过阳具的底部且往上移动,之后阳具的根部只剩下一个小穴。随即我感觉到龟头在我体内开始扩大并填满我骨盆的容量。扩大的龟头充满了空间好像创造出一个子宫与输卵管。体内的子宫产生一个小洞与我在跨下的小穴连接。剩下的阴囊排在阴道的两边,而变得更肥厚且更敏感,形成一个阴户与阴唇。
            随着我因痛楚扭动着身体时,一个高音调的哼叫声从我的喉咙里发出。我的男根消失了之后留下新的器官。随着我因惊恐而颤抖时,我的双手移到新的地方探索,。我头发开始全从头部往下变长,之后感觉到它们长到我肩膀顶部而停止。我拉着一缕青丝到我面前并抓着,它们是被染成深赤褐色的。这时我坐了起来并感觉我的胸部开始变重。随着我奶头变得直立起来,其直径开始增加。很快地我感觉到胸部充满了重量。当身上两团粉肉变得更丰满时,我的胸部开始被往外推出。
            「喔,我的天啊!来人救救我吧!」我短促尖声地说着。乳房的尺寸一直增加且往下拉,乳沟随即变得明显。
            「喔,老天!我的乳房正在变大!」随即我的胸部有了一对发育很好的乳房。接下来的两分钟内,我的身体持续转变且改变外型。我的身体各处都一点不再像是个男人。一些雀班在我的肩膀产生,我的声音变成异样的高八度音,伤疤与痣明显地都在不同处,我的生殖系统是完整的,最后,在一瞬间所有的改变全部都停止了。
            我凝视着我的外表,惊讶地躺在地板上。我不能够接受在我身上所发生的事。大约五分钟的时间,我身体从一个年轻的成熟男子改变成一个能生育的成年女性。我躺在浴室的地板上大约过了一个小时。很显然我的衣服已被换过。看下去,我的衣服是与原来不同。现在我穿的衣服对我来说很熟悉。我正穿着一件红白色的长袖T恤,我的腿服贴着一件葡萄色的紧身下装。我坐了起来,可以感觉身体内的不同。对于面前的影像让我着实地吓了一跳。往下凝视双乳之间,我的双手急忙地伸到一个没有特色的尼龙裤裆。我伸出左手放在化妆台的顶部,当我看到左手时身体变得僵硬。在我的手指上戴着一个钻石结婚戒指并有金色的结婚镶边。随着我凝视着我的手时,身体不由自主地反胃且哽在喉咙之中。并感觉到随着心跳变得更强烈而胸部像是受到槌击。
            「喔,求求你,不要啊。」我对自己发现到这样子而害怕地乞求着。
            这时我从化妆台上撑了起来,并将头发从我的脸上给梳开,我难以置信地凝视着在我面前的影像。现在我所做得每一个动作,她都跟着我做。我弯着身并以一只手在我大腿间抚摸而另一只手抓着我的胸部。
            「喔,天啊,不,求求你。」我想着。
            我以有造型的指甲触摸着脸庞,且沿着唇与脸颊的边缘抚摸着。再来将头发的浏海给拨开,并用蓝色的眼睛凝视着,且对着镜中的体态张着嘴巴。我以手指沿着腹部疤痕的轨迹抚摸着,接着抚摸到臀部,经过肚子后移到我的乳房搓揉着。我的耳朵都有穿耳洞,眉毛弯弯且细长的。我快速地跑进去她的卧房,现在是我的卧房。我有她的声音,她的屁股及心形的臀部。我有她赤褐色的头发,完完全全地拥有她身体各处,包括在我双腿之间的性器。她那生出我而让我落地的神圣阴道现在全是我的。我拥有她的生活。不只是一个女人,我是我妈妈。
            在十二月二十六日,我变成莫黛妮。我从房间对角的镜中匆匆一瞥我的身体。她的外型正在凝视着我。我走向镜子随着每一步感觉到在我跨下的空虚。我触摸着镜子并以我的双手再度抚摸遍全部的身体。我并不习惯胸部上的重量或是现在拥有的新肉球。借着最后两分钟想要来克服这恐慌,当这外面的雨持续下着时,我还是禁不住昏倒在房间的中央。
            我在隔天早上晚一点的时刻醒来。起床后,我再度看到她的影像。
            「喔,可恶!」我倒抽一口气地说着。我轻蔑地冷笑着,试着要适应一个不熟悉却亲密的声音。在房间中走来走去让我感觉到跟我以前所习惯的不同。当我在房内移动时,我的屁股会轻微地摆动。我在厨房的流理台上找到一包她的香烟。坐在桌子旁,我将我的手放在低垂的头上,一缕赤赭色的头发流经过手指,之后我来回地甩动头发且细细思量这些情况。
            「为什么?」我也只能尽力鼓励自己,且经由滤嘴抽着薄荷香烟。
            「这是一场梦吧?这绝对是一场梦。」我带着罪恶感走回房间且试着要找出我的衣物。让我震惊地是看到身上穿得衣服也被改变。套上褐紫红色的长袍并拉上拉链后,我躺在床上的一边。
            「这不能是这样。」我一次又一次地重覆抱着我的膝盖,并靠到我的胸部如同一个胎儿蜷缩的样子。
            「我死了吗?对于这些发生的事我能做什么呢?为什么是一个女人?为什么是我自己的母亲?」我不想试着去行动或是完全地逗留,依旧克制我的新身体有任何一种的感觉,感觉如同在发疯的边缘。
            「这改变是永远的吗?我已经失去二十岁的人生了。我将要如何像这样去生活?」我似乎哭泣了有一个小时之久。一个熟悉的记忆波开始涌入我的脑海里。它们大部份很模糊且不曾是我自己的。不知何故我正回想起她的记忆。她的初吻、班级舞会、婚礼及甚至是分娩的痛楚。不知何故,她所有的思考与梦想正传给了我。整个早上我躺在床上试着要在我脑海里拼凑她在我出生之前的生活。接着我记起正在生我的回忆。我哭喊着,如同以前不曾有过的感情波动正在驾驭着我。我从没有像这样子的感觉。
            这天我花了很多时间来发掘出母亲经常的生活。随即我了解接下全部的日子都得去浴室坐着以去习惯某些事。我从没有完全地去欣赏站着尿尿的好处,且去自己想要去的任何地方。把月经来临记在卡片。我并不想要在它来临时才想到要去考虑它。
            另外我的身体动作也正在改变,我更挺直着身体去走路,且每走出一步都会扭腰摆臀。举手投足之间的每个动作都更加流畅与优雅,取代了原先的笨重感。我的感觉较为灵敏,但眼睛的视线变得比较糟。当我走路时手会较缓慢地摆动。原来身为男性的事情此刻均在身体里改变着。
            我平静地坐了起来,再从床上站了起来。感觉还是非常糟地痛,因而在全部的苦痛里感到疲倦。我需要喝一杯平时不会去喝的咖啡。然后我突然间有了领悟,我含糊地说着:「喔,糟得像团屎,今天是礼拜日。在明天我将做她的工作,我是指我的,我的工作。」我坐着并仔细地考虑着是否要装病。我曾去过她的办公室很多次,并认识其它跟她一起工作的秘书,甚至连她的老板也算认识。但是我不知道如何去使用她常用的电脑程式,只希望可以快速地学会。
            「该死,我现在应该也有了她的头脑。」我突然想到。然此时我也想到在父亲过逝后,她休了不少的假,所以这会违背我的计画,我还是得去工作。
            「我不能够被解雇,因为我还得照顾我的小孩。喔,可恶,我不能够这样说。」我的脑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该死的事。
            「啊!衣服。」我想着。此时我快速地走去卧室,并经由放衣服的抽屉拉出她的所有东西。经过她放着女用内裤的抽屉,我找到她所有的胸罩、内裤、有肩带的连身衬裙、女睡袍,几件女性居家服以及剪裁合身的女用连衫衬裤、透明罩衣等。另外两个抽屉装满了连裤袜与紧身下装,而女用手提包及其它妇女饰品在其它的抽屉。看到在我面前的景象不禁让我叹着气。我不知道妈妈有如此多的女性用品。她所有的珠宝与相片及卡片一起放在梳妆台的上面。衣橱内放有一排地鞋子、高跟鞋、平底鞋、网球鞋及靴子。她有一个庞大的衣橱,裙子、成套衣服、连衣裙、肚间束带的短上衣、便裤、长袍礼服及正式服装,全都整洁地挂在那里。我用手触摸这些挂在衣架上的服装,想知道哪些较适合去上班。我思量着在明天早上应该要选择的某些衣服。
            晚上到了休息时间,家里是很寂静的,此时我抽了一根烟及在厨房喝着我的咖啡。虽然我仍然处在因变身所产生的莫名惊讶之状态,身体上也有因变身所带来的痛楚,但是我正在好好适应这新的身体。对于拥有母亲身体,我的思考是有点心神不宁,因为身上有些部份是我以前从没有看过的。我从没有看到我妈妈的裸体,且此时我注视着在衬衫下那两粒姣好的乳房。 「哦,老兄,我是46岁的老女人。」随着她的声音从我的嘴唇发出,我叹气着说。我将手放在腹部上一直摩擦,知道在这新的身体中有了新的生殖系统;新的器官完全跟以前不同。我曾经在这个身体里面被携带了九个月,经过这里被接生,现在是我的阴道,从这些乳房被喂奶。随着我起床且走到浴室的梳洗台,我充满了很大地好奇心。我从梳妆台上拿了一个小且能携带的镜子,并坐在马桶之上。我拉开长袍的拉链,并拉下紧身下装与内裤。我对自己想着:「为什么我还是穿着这些?当我第一次发生改变时,为什么我就不能脱掉它们?嘿,真是奇怪?」我张开我的双腿,将镜子放在跨下并用一个发抖的双手放在阴道的前面。在我面前的影像让我难以置信,曾经在双腿间的悬吊物已变成一个开口。我另一只手掠过在新器官上的阴毛丘上,每一只手指在这周围的区域感觉这柔软的组织,并拨开这阴唇以期能看得更多,此时一只纤细的手指找到我的阴道、尿道与阴蒂。镜中的影像显示出我的肛门似乎如此靠近这新的开口。因为这新的感觉让我不能自己地产生颤抖,如此地本质不同与陌生,而让我极度惊恐。我把镜子放在地上并站了起来,接着脱下最后一件的衣物,我的T恤。走出浴室后,我站在衣橱旁边的一面落地镜之前。段我从脸上拨开头发的浏海,注视着这裸体的影像,每一道曲线,每一个特色,每一个女人的特征。我低下头而爬上床并对自己想着:「我的生活将不再一样。」
            隔天早晨我起得很早且准备好要去上班,此时我知道可能要花上两倍的时间来让脸庞更好看。我走去冲澡并在看到粉红色的剃刀与丝瓜布后,决定根本不用刮除双腿上的毛,我另外洗着头发。在冲完澡后出来,我穿上T恤且将头发简单地以毛巾包住,就像我以前看过女人做了数千次。现在对于头的部份,我不敢相信会实际地做到这样。我走到衣橱要拿出一套上班套装。在约五分钟的找寻后,我找出一件红夹克搭配一件黑色的打褶短裙。 「很好,就这样。很好看且稳重。」我会想穿上宽松的便裤,但是却没办法找到一件裤装来拯救我的人生。在衣橱内翻箱倒柜地找到一件黑色的短内裤与搭配的胸罩。我首先穿上内裤,然后发觉到有了胸罩来支托乳房是很舒服的,而我也不会整天都穿着一件。就像她以前一直做的,我从衣橱中拿出一双黑色不透明的长筒袜。我坐在梳妆台前的小凳子上,凝视着在我面前的糟糕物。 「好的,你可以做这些。」我鼓励我自己地想着。 「如果你想要运用这些化妆品,你要有很多的时间。」首先我拿起粉底霜,将它均匀涂遍脸上,并持续地辅以海绵来让它们抹的更平滑。在上了眼影后,我的头有一点点痛,突然地我的手似乎不用思考地动了起来。在睫毛膏涂棒每一次熟练地刷着让我迷惑,眼线笔每一次仔细地一画似乎很自然。我并不拙劣且完成我的化妆,这仿佛是我被支配控制着。我没有问题地放上鬈发夹子,使用它们是如此地自然,并拿着吹风机来做做头发。我修整头发并用发雾来定型。再来拿起她常涂抹的香水,喷一些在手腕上与后颈,随着我走到衣橱旁,香水的甜美地气味散发在空气中。我拿出一件有肩带的连身衬裙并穿上,然后套上裙子并拉上拉链。接着穿上有衬垫且合身的上衣,上面的肩垫让它有更好的外观。我在衣橱的珠宝盒里找到她常戴在全身套装上的胸针,并找到一对朴素的金色耳环。我将它们分别戴在我耳朵的两边,之后啪拉一声地戴上手表,并从衣橱内拿起黑色绒面革的高跟鞋。此时我第一次穿着高跟鞋走路显得有点摇摇晃晃,但是很快地便学到优雅地走路。我来来回回地踱步一段时间,我的高跟鞋随着每一步经过柚木地板上时发出卡嗒的响声,突然之间我变成一个专家。最后我用唇线笔完成了外出的准备,抓着她的手提包就朝着厨房走去。
            看着时间我还有一会儿可以打发,所以就坐着喝了一杯咖啡并抽了烟。我朝着厨房坐在桌子旁,好像是本能一般地在一瞬间双脚交叉在一起,右手肘收拢在身体旁边,并以手指夹着薄荷香烟。随即我注意到这姿势,心跳此时开始加速。 「喔,天啊,我真的变成她了。这是妈妈每天早上所做的,这是她的坐相,她怎样的喝咖啡,及怎样地抽烟。」我有一点点担忧地想着。 「假如我完全地变成她,是不是就不知道我习惯的自己?我将会有原来的灵魂与原来的生活吗?」想着想着我将烟蒂放在烟灰缸上,并赶快地起身走去客厅,抓起我看到的东西。那是一张相片,是在我父亲过逝前这家庭的相片,但是其中有一个除外,我原来的自己。仿佛我的人生已经被抹除,我的脸在这张相片是不存在的。 「喔,该死,喔,该死,喔,真该死!到底怎么啦!?」我看着沙发桌上的所有照片,他们有着一个共通点,就是我都不在它们里。我的朋友,我唯一的爱,我的生活?为什么在昨天我没有注意到这个?我冲上楼梯到我原来的房间,只找到一个小的家庭办公室。这小房间已毁弃我原来自己存在的所有线索。而我兄弟姐妹的房间仍保留原样。我叹了一口气并觉得很挫败。这时我是如此有很多问题且都没有答案。
            该死,我工作的时间要到了。 」这时我慌乱地摸出钥匙并优雅地进入车内,全都是机械般地动作。我学习到在开车时如何将双腿并拢在一起,且穿着高跟鞋踩着油门,这时我很快地发现到在屁股内有一阵痛楚,另外我的裙子克制双腿而不能张开。在七点半前一点时间我抵达她的办公室,这是在所有人到上班之前,我朝着她的办公桌走去。我将手提包放在地板上,然后坐了下来并观察着她的东西。书桌上大多布满了照片与邮件纪录,我再次地看到一张家庭相片里少了一个儿子。一部大型电脑放在电脑桌的角落,我轻轻拂摸着我转变的身体,啜饮着咖啡而等待系统完成开机。我注意到两个箱子放在书桌的边缘,我对着自己想着:「看起来像是一个放进去及一个拿出去的箱子。」这时我拉出键盘及用滑鼠笨手笨脚地做事,看着一堆文件然后看回到电脑,再度看着那堆文件又看回到电脑。接折拿出一堆地文件,并用夹子夹住电脑银幕的一边,而开始研究着数字。有了各种类的想法,我的手似乎自动地打着。奇妙的事再度发生了,不知啥原因让我能够处理这些公事。我快速地重覆处理这些事物,以致于不需要很久的时间。坐在那边越久,我就做得越好。
            当翁丹来到我的门并说着哈啰时,我几乎要跳脱出椅子。因为我并没有预期任何人会在我正如此入迷地沉浸在工作中时到来。无论何时我看到翁丹时,她一直是我迷恋的对象,当然我指得是以前的自己。她大约比之前的我大上十岁,而现在她比我年轻十六岁。 「嘿!妳的周末过得如何呢?」翁丹脱口说出。我因吃惊而安静地坐着,然最后设法要确实地从我的喉咙里说出话来。 「嗯…非常不错,但有点无聊」天啊,我竟然撒了谎。 「其实也没有什么可值得提的,就只有一些家事要打扫。」 「有趣,嘿?嘉尚与翠珊想要何时回来呢?」我笨嘴拙舌地说出一个答案:「两天后,我猜他们会玩得很愉快的。」 「嘿,娴宜与我今天要去吃午餐,妳想要去吗?」 「嗯…可以。」「黛妮姐,妳还好吧?」有个人叫着我的新名字,这足以让我的心跳狂到喉咙里。 「是的,喔,我很好,我只是昨晚并没有睡得很好,一切都没事啦。」「好…吧。如果妳需要我时可以打电话给我。」 「我会的,翁丹,谢谢妳。」我设法要给她一丝微笑。午餐时间我们胡扯东胡扯西一会儿之后,便回到公司继续工作,此时我只是紧跟在她们两个之后。我听着办公室内的那些八卦,这天其它时间我试着保持着低调的状态。好几次我赶紧试着要跟在办公室内其它的女人们来个小小的闲聊。那并不太糟,天气、新闻或是消遣都能聊。我很高兴在闲聊中可以学习像女人很多的地方。我似乎知道不要去谁接触且跟谁去作互动。
            到了五点,我做完工作并很高兴可以回家。工作是蛮忙的但是我做得还不错。我有点享受在当一位秘书。我知道如何从我妈的经验里继续一切,去赚她的薪水,且学她如何有效地去待人处事。那会是要有很大的耐性。在我回家的路上,随着我处在缓慢移动的车阵中,某些事开始发生了,我的想法正变得更女性化。这时我的男性想法正开始逐渐地萎缩,而我的女性大脑正同步地取代之,使得这两者间的争斗正开始着,让我男性的想法正在失去。
            当我回到家时,我便进行一个实验。我看着车库里的储藏箱子,并从中拿出几本80年代中的花花公子杂志。我草草地翻阅着它们,但它们并无法激起我一丁点的兴奋。我坐在那里并对自己思考着:「我懒得去打开看这些垃圾…嗯,我就这样称乎这些吗?垃圾?喔?哇?我是,不,我不是同性恋。」心里面的想法一瞬间地让我像是感觉到晴天霹雳。突然间我想到我已经变成另一个人。我不是同性恋,我是正常的,一个只会喜欢男人的正常女人。 「我是一个异性恋的女人,意思是我喜爱跟男人有性爱关系。」深深地呼了一口气,我得理解这些并接受。在我心里面的东西仍然像是在地狱的边缘,而这就是其中之一。我必须体认到成为她心理的事实,就是我跟一个男人有超过二十年的性爱关系,且因为跟一个男人有性关系而怀了我,且将我带来这世上。我在箱子更深处找到另一本裸体杂志,妓女杂志。草草地翻阅它,我停在一张复合页上,其版面安排着一个女孩与一个小伙子。当然她的直筒无袖之上装是很大且下半身没有穿,但是对我的眼睛并不能有助益,而在注意到这小伙子及他相当大的凸起处时,我似乎立即吐了一口气;一种快速地倒抽一口气。我正目不转睛地盯着他勃起的阴茎。我很困惑地想到跟一个男人有性关系会是怎样的感觉。我会甚至再体验那样的感觉吗?此时我的心跳加速,在一个女人与一根阴茎之间的关系想着;女人如何有性行为引起我一时的兴致,我想起下体的阴道是很有经验的。对于这些想法我差点喘不过气来,突然间我了解到我的新女性身体很享受被插入的感受。在生理上我不是一个处女,而心理上我是一个处女。我在心理上远超过生理上想学习体验一个女人的性高潮。如同一个小伙子像是上了发条,非常地机械化而有些事一直希望有。我只知道一个年轻小伙子的性行为;套弄着一根尖硬勃起物的感觉,进入某些地方是如此地温暖、濡湿且紧密。而现在那是我转为变成男人热情的接收端。我温柔地收好这些杂志并走进屋内做我自己的晚餐。脱下衣物后,我打开冰箱的储存区有什么我能煮的。因为只有自己在屋子里,我做了一个小三明治且坐在桌子旁。
            话响起的铃声打破屋内的寂静,我站着拿起听筒要确认打来的人的身份。我注意着话机上的号码想着:「不认识。」我走向前并按下接听键。 「哈啰?」我不能克制用母亲的声音慢声慢气讲话。 「嘿,甜心。」在另一端打电话传来了声音。我的心在几秒钟凉了起来,我的胃紧张地像是跑到进喉咙中。 「你是谁!?」我询问着。这声音只是笑了一下下,似乎被我声音的音调给惊吓到,我不是在开玩笑。 「不!我是认真的,你是谁!?」「甜心,是我啊,记得吗?我告诉妳会在今晚打来的。」 「不要在那边五四三,它妈的该死,你到底是谁!?」 「黛妮…是我啦,妳的丈夫…李侠。」电话啪的一声掉到地板上,碰得连电池盖都打开来。我站在厨房的中间,手摊软地放在我的身旁,眼睛在周遭视线未变黑暗前张得很大。我在电话的数位铃声音调下醒来,随即我坐了起来,头昏眼花的感觉似乎渐渐消失,在我又到电话铃声之前,它应该有响了十二次。我们并没有安装电话答录机,所以我用手指再度按着接听的按键。 「亲爱的?妳还好吧?」他问着。 「爸…爸爸。」我的世界又开始天旋地转起来。他再次笑了:「嗯,妳以前从不这样子叫我,但是,甜心,是我,李侠,妳的丈夫李侠。」 「但?但是,但是,你是,你是。」我难以置信且结结巴巴地说着。 「黛妮,妳确定妳还好吗?」 「这…?我只是有一点点的头昏罢了。」 「嘿嘿,表面上是这样啦。」 「但是,如何,如何?」 「什么如何,甜心?」「你…你还活着?」 「当然啰,亲爱的黛妮,妳真是见鬼地发生何事呢?」 「没事,没事。噢,天啊,嗯,嗯?你…你好吗?」我不大相信而勉强地说着。 「哦,还不错,工作总像是地狱一样地忙,明尼苏达这里现在的天气很不好。」 「明尼苏达?」「是啊,甜心,为了工作,我告诉過妳我在这礼拜五会在家,而新年的前夕时间会在办公室办舞会,希望1996年会比1995年更好。」他轻声笑着说。 「啊,你的意思…你的意思是今年不是1997年?」我脱口说出。 「嗯,不是,我指得是今年1996年。」我的心情陷入惊慌状态,随即我跑去挂在储藏室门上的日历前,我的手指不敢相信地指着上面的日期,现在我唯一的心情就是很惊慌。 「嗯,嗯,是的,爸,我是说甜心,我是…我是要说1996年。」他笑着说:「给妳自己弄杯饮料喝吧,亲爱的。小孩子都还好吧?」我声音颤抖地说:「好,很好,他们朗天后应该会在家。」 「有新发生的事吗?」 「不,不?没有新发生的事,只是…只是一直工作着。 」「好的,嗯,我或许应该要走了,有一个客户在等我。我爱妳。」 「我,我也爱你。」我也只能这样说。
            啪的一声我挂上电话并跑到外面的邮筒旁,乳房随着每一步弹上弹下的,全数拿出放置许久的邮件,我发现到一封印有邮戳的信件,1995年12月27日。 「哦,可恶,这不是这样的。哦,可恶,现在是一年前,他还活着,他还活着。」我一遍又一遍地重覆说着。邮筒内其它的信件似乎更证实这项,走回屋内,我轻轻地打开电视且等着电视导引频道结束以显示出日期,我的心脏在胸部内猛然跳动。在空气之中期望的气氛凝重地要用一把刀才能切开,最后电视银幕显示出答案,一样的日期与信件上的邮戳相同。 「噢,天啊,谢谢你,噢,天啊,这样多么好,这样多么好啊?」我心中充满乐趣地在屋内跑来跑去。我不敢相信发生了什么事,反正我爸爸还活着,时间回到了一年前。我开始想知道是否这种奇迹会来了之后又破灭,我是否会抓不住。我一直希望能够再次见到他,而它在不可能的状况下发生了。在他到家而走过前门前,我会计算着些日子。随着女人充满生气地生活变得更简单点,让这个礼拜过得很快。每天做为妻子与母亲的责任是如此地有点模糊,最近的这两天来,煮饭对我而言开始变成第二天性。工作是工作,在这里与那里的办公室之内奔波。
            礼拜四下班后,所有的女孩邀我去办公室对街的酒吧,我们全部约有七个人。酒吧内我点了一杯琴汤尼,那很奇特,因为我没有喝过调酒。随着酒被送来时,我们全都笑着且喀喀地叫着。这时我把焦点注意在房间内对向我且很亲密地看着我的男人,我漠不在乎地转移视线且不明了他看着我的原因。我转而再度看着他时,他正在对我微笑。我想着:「噢,我的天啊,我正被一个小家伙给看上。」此时我的头脑很快地开始反抗着身体,随即我拼命地想要转过头去并对他微笑。我问着我自己:「究竟我又怎么了?」这时我并没有思考地回眸并微笑着。 「噢,不,他起身了。我要怎么做呢?好的,冷静一点,就只要忽视他就行了?」我的内心声音回应着。他是一个相当好看的小家伙,我猜他或许不到四十岁吧。他在酒吧内于我的身旁坐了下来并自我介绍,他名叫彭柏,我非常惊恐地跟他谈话着。我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没有在我身上设太多防线。他说话很风趣且迷人,我们聊了很久。我不敢相信我正在跟他聊天,我唯一的反应就是对着他微笑,且对着他的每个行为着迷。该死!要命!我不能喜欢这小家伙,但是…这些女孩开始去拿她们的外套时,他替我拿着它。我才第一个礼拜成为一个女性就有他邀约我出去。 「不不不。」我想着。此时从我嘴里发出的只有一句话:「我,我不能,我是一个已婚的女人。」随着我举起我的左手挥动着,在我们离开酒吧后,我对他说声再见。随着我们离去,所有的女孩都在戏弄着我。一个已婚妇女,那是我现在的身份。 「一个配偶。」我不敢相信我在酒吧内说出这样的话。我的忠诚行为是对着我的…我有点难以说出的字,就是我的丈夫。
            回到家后,我看到我的兄弟姐妹在家而吃了一惊。走进前门之后,他们给我一个拥抱。他们大叫地说:「嘿,妈妈!」我不知要说出一句什么话,他们叫我妈妈。我设法要微笑且说声哈啰,这时我问着他们的旅行过得如何且他们滑雪玩得如何,从现在开始起,我取而代之作为生下他们的女人。翠珊开始告诉我有关他们的旅行及她如何看到斜坡陡峭而流泪的糗事,我坐了下来且聚精会神地听着,他们在我面前细述他们的冒险。之后他们都跑上楼去且开始打开行李,而我坐在厨房双手交叠放在裙子下摆上。对于你的兄弟姐妹如同看另一个人地看着你,对你说着某些事及只有自己了解他们曾有的大哥现在却从不存在时,是一种荒诞不经的感觉。我能感觉到头在肿胀,他们如蹒跚学步的样子,那些记忆充满我的头,当他们年轻时我给他们喂着奶,给他们换着尿布,让他们出生。很多很多的记忆都立刻灌入我脑海里,这些事给我一个母亲的爱与记忆,我的妈妈。渐渐地,关于我变成的这个人,我从不会知道或是了解的事,很多讯息的片段都传来我这里,包括她的手势与固守独特的格调,她一点点的怪癖及气质。我曾经不喜欢吃的食物,现在听起来很有吸引力,在衣物上的审美观及她所喜爱的音乐,现在都是我拥有的。我突然间发觉到自己想要去旅行、煮饭、缝纫、在花园工作、上舞蹈课程,这些她一直都是全职在做的事。我在每一种感觉上慢慢且完全地正变成她,心理上与身体上都是。这些时刻我会理解自己正完全地在做她的事,不论是正哼出一种旋律,或是正对着小婴儿说话,还是对着小狗们说话。
            李侠在傍晚的时候再次打电话而来,我不敢相信会如此地快能看到他。他让我知道礼拜五那晚我们将要去吃晚餐,很明显地他好几个月前就有这个主意了,他计划着要去镇上一间非常高档的餐厅,我很爱这个主意。晚餐订在九点,一整天之久我都因为兴奋而头晕目眩,翠珊甚至为此来取笑我。礼拜五下午我们很早就下班,当我开着车到家时,我注意到他的车子,这时我的心跳是在加速。我关上车库并走入放置湿衣、鞋等的房间,当我看到他站在厨房的样子时,此时我停了下来并凝视着他,这时他以眼睛的余光来看我。对于他正完全且活生生地对着我微笑着的样子,我的下巴几乎要掉到地上。随着我在这一年第一次对他说话时,我的声音有点变粗。
            「哦,天啊,你到家了。」我说着并冲进他手臂的怀抱中。他粗大地臂膀环绕住我娇小的身躯且紧紧地抱着我,接下来的事并不是我预期的,他以粗大的臂膀将我抱起来,如同我是一个娃娃,让我觉得如此地娇小与瘦弱。只在一个礼拜前,我还比他高五公分且比他重七公斤,而现在他将我给抬起,用他的手臂撑住我,在他充满肌肉的手臂缠绕在我的大腿之下,造成我的裙子几乎要掀到我的腰部,让我的长统袜与内裤露了出来。 「嗯嗯,我喜欢」他带点淘气而露齿地笑着说。我的脸色有点发白且我知道接下来会有的事,他的嘴唇张开且弯下身来并闭起了眼睛,他湿润的唇片在抱着我之中碰到我的,这时我的嘴唇也不能控制地打开去碰到他的。我可以感觉到他的舌头正抵住我的嘴里,他的嘴巴扭动并带着热情的旋转。我的心里有点受惊,随着我试着要控制我的身体,但却没有作用。我的舌头也碰到他的,且它们和谐地一起上下摆动着,我可以感觉到我的手往上移动且在他的颈后交叉握住。我试着要扯掉它们,但是发觉到她的声音在我脑海中取代我拥有的,突然间我了解到自己不再是他的大儿子,而是他的爱人与配偶。
            他将我放回到地上,看着身上一点点衣衫不整,我拉下我的裙子并修饰着我的仪容。 「当我在明尼阿波里斯市上飞机时,我为妳带了一些东西,但是妳晚一点才能打开。」 「什么?那是什么?」 「哦,只是为妳准备的一点小意思。」 「来吧,让我看看它。」 「不可以,晚一点再看,甜心。嘿,妳或许应该先换套衣服才对?」他微笑地说着。我看着挂在火炉上的时钟。 「好的,我想是应该先换衣服。」我冲了蛮久的澡且想知道事情会如何进行,在擦干身体后,我翻遍衣橱内以找出一件性感的小衣物,我找到一件我从没有看她穿过的黑色小礼服且与之搭配的高跟鞋。我花了一个小时单独地在化妆,而另外四十五分钟在做头发,我想要将它整理的高一点以便让我看起来更加修长一点。我想到一件性感的小礼服需要一些性感的内衣来搭配,于是我找到一些高级款式的内裤与无肩带蕾丝边的胸罩,我穿上三吋高的高跟鞋且戴上首饰,并在全身镜子前整理仪容,整体来看我是很好看。我修长且光滑细致的双腿在灯光下微微发亮,随即我在镜子前摆了很多姿势。翠珊从走廊看着我说:「天啊,妈,妳真是令人印象深刻!」我脸红了一点,且微笑着,之后我滑步走进客厅。
            李侠穿着一件蛮高贵的西装,那是我在作为男生时很喜爱的款式,他的礼服真是无懈可击。在外面的道路上是我们的BMW双门小轿车,他看着我时眼睛张得很大,此时他为我打开车门让我上车,随即他彩了油门准备去吃晚餐。我们一路上都在聊着他最近的旅行,我只能坐在那儿并凝视着他,他确实地坐在车内这里。到了餐馆前他让侍者为我们来停车,随后我们散步走入里面。在喝了一杯鸡尾酒后,他为我们点了两份的晚餐,他每一句话语都不像以前对着我说的,现在他对着我说要好好地把握我。这时候我已是不一样了,我不再害怕我的思想,一个很有吸引力的男人有着很棒的人格正跟我外出约会,且我很爱这样的殷勤,那真是棒。我们吃完肉排后,就去公园骑着车,并在一家非常别致的酒吧喝着酒且整晚都是互相注视着对方。之后我们在一项盛大的庆祝活动时间一起去舞会,跟朋友混在一起,大体而言玩得很快乐。我不知道是否来自全部的苦难或是晚上那杯的香槟酒饮料。在我知道之前,这个舞会正让我放松不少,完了后我们对着每个人说再见。在一个漫长且很棒地晚上后,他载着我回家。随着我们走进房子之内,他弯着身体并吻着我,我吓呆了一两秒,了解自己正在吻着一个男人,我顺着本能而接受这个吻。他柔软地唇片碰到我的,让我觉得如此地热情,就像是一个完美的南方绅士,他再次吻着我。在这时刻我唯一知道的是之后我们会在一起,且我能够发现到另外一个性别的性爱感觉。
            「我们进去吧!」他说着并为我打开门。我们走进入卧室内,而我把手放在衣橱上,他打开他的手提箱且拿出一个有包装的盒子,我可以看到他露齿笑着且用我从未看过的样子来看着我。 「去吧。打开它。」我疑惑地看着它并打开盒子的上面,我能够感觉到在我喉咙如有硬块一般惊讶地说不大出话来,此时我一个又一个地拿出里面的物品。我拿起一件合身的黑色缎面女用连衫衬裤及黑色薄纱透明的罩衣。我的嘴巴张得很大并想着:「哦,天啊,就是它们。」之后我走到梳妆台前且打开袜子的抽屉,拿出一件黑色透明薄纱紧身下装。我可以看到他正在看着我,于是我关上浴室的拉门且将这些物品放在浴室的梳洗台上,我拉开礼服上的拉链且将它脱下放在上面,脱下我身上全部的内衣裤且将它们放进衣橱。我的心遽跳着,膝盖在发抖,随即我套上这紧身下装且穿上女用连衫衬裤,啪嗒一声地将它们一起固定在我双腿之间,踏上一双黑色细跟的高跟鞋,我匆忙穿上罩衣且走到镜子前。我所能做得就是凝视着在我面前全身模样散发出奇特性感的女人。椅子中转而起来,并穿过门看看着我,随着他看着我时, 我的指甲抓伤他的背部。此时我们精疲力尽并虚脱地抱在一起,我能感觉他的精液胀满出我体外,我转过身并热情地吻着他。我粗重地呼吸着并说:「我爱你。」他看着我的眼并吻着我说:「我也爱妳。」我们那晚再次做爱且设法尝试我所知道的每一个姿势,我一直想知道做为一个女人拥有性爱的感觉是什么,现在我知道了,那晚在每一项感觉使我完全地变成一个女人。我在那晚哭了,不是来自于我的恐惧、痛苦或是变身,而是因为我得到了一个礼物,我能够用不同的方式来了解人生,且如同一个女人经历人生,如同作为我妈妈。
            随着我们的关系变得越来越强烈,数个月过去了。李侠和我花了很多时间在一起以致于我们如胶似漆,嘉尚从学校毕业且考进入大学,翠珊准备好在高中就读四年级,这是我人生中最好的时刻。我在沙滩上想着她跟我自己,自从那天后我没有看过她且我不认为她将会再回来,我在这个世界重生为新的一个人,女人,一个母亲。我应该不会再回到原来的生活,这个生活是太珍贵以致于我不想要离开。我思考着这事如何发生且为何发生,到底我如何成为一个女人而单独变为我拥有的母亲,最后我做了一个结论,就是那是我母亲想要的。她不能够单独离开她的小孩,然而想继续生活的念头太多,我是她最亲的儿子,我比任何人更知道她。我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并为她提供我自己,也许她离开这个地方且让我以这样的方式来代替她,也许一个上等的力量听错我的祷告。我不知道是否会再见到她,及不知道我是否会再变回我自己,但是我知道必须继续生活下去,且如果我必须做像这样的事时,我必须要做到最好才行。我必须做为一个母亲,且我将会跟他慢慢变老并永远爱着他。我的名字是莫黛妮,一个已婚妇女,两个小孩的母亲,且期待余生都是一个女人。(全文完)  
    (这是未设置签名时显示的默认签名,才不是广告什么的呢)设置我的签名
    • 形象
    • 资料
    • 荣誉
    UID: 11535
    帖子:
    精华:
       积分: 1025
       威望:
       金币: G
       贡献:
       阴气: 摩尔
       点卷:
       阳气: %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11-20 14:39
  • 签到天数: 33 天

    [LV.5]常住居民I

       阅读权限:70
       在线时长: 小时
       注册于:2012-3-10
       登录于:1970-1-1
       当前状态:   
      编辑此人: 
    爱好级别: 变身爱好者 LV3
     

    发表于 2012-4-6 02:26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发帖辛苦了,谢谢楼主分享!
    小猫咪P酱部落就是我的家!
    (这是未设置签名时显示的默认签名,才不是广告什么的呢)设置我的签名
    • 形象
    • 资料
    • 荣誉
    UID: 12948
    帖子:
    精华:
       积分: 21892
       威望:
       金币: G
       贡献:
       阴气: 摩尔
       点卷:
       阳气: %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6-5 01:13
  • 签到天数: 279 天

    [LV.8]以坛为家I

       阅读权限:120
       在线时长: 小时
       注册于:2012-4-4
       登录于:1970-1-1
       当前状态:   
      编辑此人: 
    爱好级别: 绝·变身专家
     

    发表于 2012-4-6 09:21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分享,好文章一定要赞一个。
    (这是未设置签名时显示的默认签名,才不是广告什么的呢)设置我的签名
    • 形象
    • 资料
    • 荣誉
    UID: 10466
    帖子:
    精华:
       积分: 19945
       威望:
       金币: G
       贡献:
       阴气: 摩尔
       点卷:
       阳气: %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16-8-31 20:54
  • 签到天数: 227 天

    [LV.7]常住居民III

       阅读权限:110
       在线时长: 小时
       注册于:2012-2-18
       登录于:1970-1-1
       当前状态:   
      编辑此人: 
    爱好级别: 真·变身专家
     

    发表于 2012-4-6 13:18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妈还活着 不敢看
    29ad3001b78478337aec2c59.jpg

     

    (这是未设置签名时显示的默认签名,才不是广告什么的呢)设置我的签名
    • 形象
    • 资料
    • 荣誉
    1216865868
    No.3627  普通会员
    发短消息 加为好友

    查看详细资料
    UID: 3627
    帖子:
    精华:
       积分: 173
       威望:
       金币: G
       贡献:
       阴气: 摩尔
       点卷:
       阳气: %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2-8-4 07:01
  • 签到天数: 18 天

    [LV.4]偶尔看看III

       阅读权限:20
       在线时长: 小时
       注册于:2011-7-1
       登录于:1970-1-1
       当前状态:   
      编辑此人: 
    爱好级别: 普通会员
     

    发表于 2012-4-6 15:05 | 显示全部楼层
    既然你诚信诚意的推荐了,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听听吧!
    我想我是一天也不能离开小猫咪P酱部落。
    (这是未设置签名时显示的默认签名,才不是广告什么的呢)设置我的签名
    • 形象
    • 资料
    • 荣誉
    UID: 10915
    帖子:
    精华:
       积分: 2180
       威望:
       金币: G
       贡献:
       阴气: 摩尔
       点卷:
       阳气: %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12-17 15:27
  • 签到天数: 104 天

    [LV.6]常住居民II

       阅读权限:90
       在线时长: 小时
       注册于:2012-2-27
       登录于:1970-1-1
       当前状态:   
      编辑此人: 
    爱好级别: 高级变身爱好者
     

    发表于 2012-4-6 16:13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太厉害了!楼主,I*老*虎*U!
    小猫咪P酱部落越来越好!
    (这是未设置签名时显示的默认签名,才不是广告什么的呢)设置我的签名
    • 形象
    • 资料
    • 荣誉
    UID: 12791
    帖子:
    精华:
       积分: 1362
       威望:
       金币: G
       贡献:
       阴气: 摩尔
       点卷:
       阳气: %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5-3-27 02:20
  • 签到天数: 48 天

    [LV.5]常住居民I

       阅读权限:70
       在线时长: 小时
       注册于:2012-4-2
       登录于:1970-1-1
       当前状态:   
      编辑此人: 
    爱好级别: 变身爱好者 LV3
     

    发表于 2012-4-7 08:36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发帖辛苦了,谢谢楼主分享!
    (这是未设置签名时显示的默认签名,才不是广告什么的呢)设置我的签名
    • 形象
    • 资料
    • 荣誉
    哪!所!谓
    No.11092  变身专家
    发短消息 加为好友

    查看详细资料
    UID: 11092
    帖子:
    精华:
       积分: 7764
       威望:
       金币: G
       贡献:
       阴气: 摩尔
       点卷:
       阳气: %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18-1-7 01:11
  • 签到天数: 42 天

    [LV.5]常住居民I

       阅读权限:100
       在线时长: 小时
       注册于:2012-3-2
       登录于:1970-1-1
       当前状态:   
      编辑此人: 
    爱好级别: 变身专家
     

    发表于 2012-4-7 13:4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资源我收了!谢谢楼主!
    要想小猫咪P酱部落好 就靠你我他
    (这是未设置签名时显示的默认签名,才不是广告什么的呢)设置我的签名
    • 形象
    • 资料
    • 荣誉
    UID: 13681
    帖子:
    精华:
       积分: 4170
       威望:
       金币: G
       贡献:
       阴气: 摩尔
       点卷:
       阳气: %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17-12-21 20:49
  • 签到天数: 105 天

    [LV.6]常住居民II

       阅读权限:90
       在线时长: 小时
       注册于:2012-4-14
       登录于:1970-1-1
       当前状态:   
      编辑此人: 
    爱好级别: 高级变身爱好者
     

    发表于 2012-4-15 16:2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看有点邪恶,不过我喜欢
    (这是未设置签名时显示的默认签名,才不是广告什么的呢)设置我的签名
    • 形象
    • 资料
    • 荣誉
    UID: 13584
    帖子:
    精华:
       积分: 476
       威望:
       金币: G
       贡献:
       阴气: 摩尔
       点卷:
       阳气: %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3-10-22 12:10
  • 签到天数: 15 天

    [LV.4]偶尔看看III

       阅读权限:30
       在线时长: 小时
       注册于:2012-4-13
       登录于:1970-1-1
       当前状态:   
      编辑此人: 
    爱好级别: 变身爱好者 LV1
     

    发表于 2012-4-15 20:16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发帖辛苦了,谢谢楼主分享!
    我觉得小猫咪P酱部落是注册对了!
    (这是未设置签名时显示的默认签名,才不是广告什么的呢)设置我的签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客服中心 搜索 官方QQ群

    QQ|举报|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变身爱好者论坛 - 小猫咪P酱部落    

    GMT+8, 2018-1-17 20:55 , Processed in 0.211396 second(s), 3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